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91|回复: 3

[香山心情] 遥远的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澄 于 2016-10-28 20:58 编辑

    我的故乡,已经改变了面貌。遥远的记忆里,留下是陈旧的画面。忽然想起这些,因为再过几天,是我的生日。微信中的几个同学发来红包,提前祝我生日快乐。是么,我已是不惑之年。
   
    我生于七十年代,在农村长大。我的家在一个山村,四周有山,屋前有一条小河。夏日的清晨,河面上笼罩着一层薄雾,映着晨曦,隐约可见房屋、田野和小河相映成趣。黄昏时分,站在青石板路上,清凉的风拂面而来,夕阳映照下的禾苗像波浪样随风起伏。现在那条小河依然存在,只是,青石板路变成了大马路。
   
    故乡的风景很美,我从小在村里散养长大。小时候,物质生活并不丰富,但是,我们快乐玩耍,幸福童年。

    村里的民居大多是木制的,我的家也是一栋老式纯木结构房子,有楼,走上去一颤一颤的。因此,楼上没有住人,堆着杂物。我最喜欢屋前那棵橙子树。奶奶说,那是红心橙。红心橙肉是红色的,甜中带点酸。秋天,红心橙成熟后,奶奶把橙皮收集起来作橙皮糖。橙皮糖颜色透明,被粘乎乎的麦芽糖包裹着,吃起来甜丝丝的。

    我家屋后有一片果园,果园里种着桃树、梨树、李树和桔子树。园主的孙子与我同年,为了讨好我们,他叫我们去果园摘果子。有一年,我们把园主留来过年的桔子摘过精光,气得园主在树下伤心地哭了半天。我的父母知道后深感过意不去,拿了两升米向园主道歉,这事才完结。

    7岁时,我开始打猪草,割牛草。每天下午放学,我和姐姐必须割一背篓草回家。有时想早点回家,就在背篓里放些树枝,上面铺些草背回家交差。有时,我和村里小伙伴玩打马叉,丢石子,输家负责割草,赢家坐享其成。

    我家有三个孩子,我哥是老大,我姐排行老二,我是老三,最得父母宠爱。小时候,每天早上吃红苕稀饭,红苕多,饭少。我最讨厌吃红苕,母亲每天在锅里放一个碗,家乡话叫做“跳饭”,锅里的饭几乎都跳进碗里。哥哥看着我每天吃饭,心里不高兴,终于,他忍不住发起脾气,说父母偏心。以后,哥哥每天在吃饭前把锅里的碗拿起来,把米饭搅拌均匀,分给大家。当时我小,没有任何话语权,我只好含着泪,在哥哥的强逼下委屈地吃着,直到他上初中,我才得到解放。

    有时候我们跟着父亲去赶集,遇上哥哥想吃的,他不敢直接要,怂恿我和姐姐向父亲要。父亲的习惯是他买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不能够我们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遇到喜欢赖着不走的,轻则骂,重则打。他喜欢拿路边的黄精条子打人,打得我和姐姐二人“嗷嗷“”大叫,打完还是得不到吃的。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哥哥上初中时,每周从家里拿米到学校蒸饭。我和姐姐有时偷偷地把他袋子里的米倒出来一些,以致于他时常到周三就跑回家拿米。看着哥哥来回奔跑的身影,我和姐姐忽然怜悯起他来,不再反抗。弱势群体的心啊,总是那么善良,那么容易心软。

    我的姐姐很胆小,胆小得连猪儿虫都不敢摸一下。我们去捉笋子虫,抓螺蛳时,她只能在后面当跟班。姐姐对我很好,当我做错事时,她总是为我打掩护,真是姐妹情深。

    小时候,最宠着我的是我的奶奶。奶奶牵着我到处玩,四处夸耀我会背古诗,说不定长大能考上大学。奶奶什么好吃的都会单独留给我,等到家里没人时她才拿出来给我吃。我的姐姐最可怜,什么活都叫她干,我呢,自以为太小,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我的家与伯父家相连,我从小就佩服我的堂兄,我佩服他的原因是他很厉害,会打架。我们在外面受了欺负,就找他,他总是冲在最前面,手里拿着大扫把或是弹弓,气势汹汹地跑到欺负我们的人面前,大扫把一挥,吓得对方落荒而逃。堂哥后来去当兵了,这个保卫工作落在我哥身上。这点,我哥是伟大的,有大哥的风范。遇到有人欺负我们时,他会第一个冲出来保护。

    遥远的记忆里,我跟随父母去修公路。用雷管把山炸开一个缺口后,村民们挑着箩筐把土运到低洼地里。没有任何报酬,全乡所有村的村民起早贪黑,任劳任怨,经过几个月的奋战,终于修出一条土路。一下雨,那条土路坑坑洼洼,惨不忍睹,直90年代后,那条土路才铺上水泥。

    每年过春节,村里是最热闹的。从大年夜晚上十二点后,村子里开始放鞭炮,各家鞭炮轮流登场,此起彼伏的声音可以整整持续几个小时,非常的热闹。

    春节前,父母会给我们每个孩子一元钱的压岁钱。我的伯父、伯母给我五角钱,我的姑姑、舅舅和姨妈每年最少也给我一元钱。这样算下来,过年时我还是相当富有的。

    有了压岁钱,我们去乡里小镇上吃两角钱一碗的凉粉、凉面,去小摊上买一角钱一捆的毛线和纱巾,回家后把毛线和纱巾绑在头发上,对着镜子臭美起来。

    我家离镇上不远,每逢赶集,只要一走进集市,就能闻到各种美食所散发的那种诱人的香味。茶馆我从没去过,只是路过看过,感觉那是老年人呆的地方,一壶茶,也会喝上很长时间,聊天消磨时光。那时候,冰棍两分钱一根,很甜。有一种汽水,想不起名字来,两角钱一瓶,喝一口,打个嗝,直冲脑门。

    2012年我回家在镇上步行了一圈,算是怀旧,可我无法凭旧时的记忆,想起以前的景象。就连的我母校,也变得让我无法记忆。楼房代替了木楼,街道还是原来的宽度,除了那座石拱桥,已经很少旧时的痕迹。

故乡航拍图.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8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过去的事物总是无比怀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8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9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过去的事物总是无比怀念
来自APP安卓机,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香山网举报电话18928091229 邮箱86780073@qq.com       香山网 法律顾问 孙农 律师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3 21:41 , Processed in 0.19660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