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38|回复: 31

[散文随笔] 说说明朝那些事(一)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莫亚 于 2018-6-14 22:20 编辑



我读《明朝那些事儿》的时候比较早,应该是2009年的夏天,当时是无意中逛书店看到第一部《洪武大帝》,就买了看,一看就着迷,大呼过瘾,能把正史=写得那么精彩,真心为作者“当年明月”点赞。


当当网还经常断货,一共七部,好不容易追到大结局。同时我也向身边的朋友推荐,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历史读物。


前一阵无意中发现居然还有增补版,第八和第九两部,于是忍不住买来看看。买了就买了,看了也就看了,本来也没啥。让我看完了还忍不住想写两句,说说自己对大明王朝的看法,这真是中了圈套。


明朝,最后一个专制的汉人王朝,听说可能因为《明朝的那些事儿》的热销,产生了很多“明粉”。


而我对于明朝,如果用四个字来总结,就是:不寒而栗


我不但没有一点自豪感,反而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恐惧。


有人会问,你要是不做坏事,你有什么好恐惧的?


是吗?一个人只要不做坏事就不怕鬼敲门?


其他朝代或许是的,但是,在明朝是个例外,因为很多好人、无辜的人、甚至是劳苦功高的人根本没闹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不但死了,而且有的死的很惨。




一    一个好人各种死法


这事就得重头说起。明太祖朱重八是个牛人,是他一手创造了大明公司,他自己从一个上无片瓦遮头、下无立锥之地的叫花子变成一个拥有上千万平方公里土地的CEO,而且还是家族生意,能做成这样,必定是个牛人,而且是很牛很牛的人。

我首先声明我的观点:牛人不等同伟人


牛人和伟人都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能力超强。但是,牛人和伟人的差别才是致命的,如果伟人是上帝,那么,有些牛人就是魔鬼。比如:华盛顿和希特勒都是牛人,但华盛顿是伟人,希特勒只能是个牛人。伟人必定是牛人,但是,牛人未必就是伟人,无需赘言。


言归正传,在明朝,很多人死得莫名其妙。下面我说说死的都是什么人。


第一种死:能人


朱重八从乞丐到创立大明公司,并自己当了皇帝,肯定不是一个人一条盘龙棍就能打出近千平方公里的地盘,他手下必定是有一帮得力的能人。打江山的时候,这些人都是独当一面将帅之才,然而,等到把陈友谅、张士诚干掉,把蒙古人赶回老家放羊之后,这些能人基本都给朱元璋解决了,几十个功高爵显的元勋宿将,除了徐达、常遇春、李文忠、邓愈等人因病亡故,只有三几个得以善终(这些功臣的名单,自己查去,我就不在此列举了,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没有这伙人,就没有大明江山)。


又是开国功臣,又是忠心耿耿,这些能人为什么会死?


其实,不管你是不是忠心耿耿,也不管你是不是能力超群,杀你的理由很简单:朕不放心


文雅一点的表述就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达就是:卸磨杀驴。


皇帝一不放心,就会杀人,杀到他老人家放心为止,是不是很可怕?怎样才能让皇帝对你放心呢?这个我不知道,因为我不是皇帝,我只知道皇帝对绝大多数当年跟他横扫天下的能人都不放心。


我知道有人会说:我一介平民,和皇帝远着呢,皇帝不可能对我不放心。如果你这么想,那说明你生活在法治社会,也说明你不了解中国古代的专制王朝,下面我告诉你,就算你是一介草民,皇帝对你也会不放心,你也会死的不明不白。


接着看。




第二种死:株连
宰相胡惟庸“谋反”一案,诛杀胡惟庸九族,全部三万多人,我估计这三万多人当中,有很多人甚至连胡惟庸的名字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或认识了,你不认识胡惟庸不要紧,反正你和他有那么一点血缘或姻亲,你的唯一选择就是:死。

大将蓝玉“谋反”一案,诛杀蓝玉家族达一万五千多人。


“蓝玉案”和“胡惟庸案”都是谋反案,受牵连的大多是跟随朱元璋打天下的功臣,前后十余年,屠戮数万人。


什么是“谋反”?并不是你真的招兵买马、私通敌国准备举旗被皇上发现了,只是皇帝对你赐死名堂而已,说你“谋反”总比莫须有更好听一点。


不要以为明朝只有朱元璋才是杀人不眨眼,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儿子朱棣(明成祖,年号:永乐),他抢了侄子的王位,登基之时,制造了中华有史以来最牛逼杀人记录,这个记录不是人数最多,而是株连十族,方孝孺同志是整个中华帝国有史以来唯一一个享用到此最高殊荣的人。


十族,其中包括没有任何血缘姻亲关系的学生。


你说是不是有点可怕,在明朝,你的亲戚当了大官,有好处的时候不一定分到你,但是,株连的时候一定不会漏掉你,请你放心。


要是你舅舅的大姨的儿子的儿媳妇的弟弟的外甥的叔叔他当了大官,你觉得你能沾光么?但是,他要是被皇帝定为“谋反”的话,估计你也活不成,哪怕你和他素不相识。


还有其他株连的案子,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兴趣自己看书去。读到于谦之死、袁崇焕等等能人之死,更是不胜感慨。


在明朝,不少好人、能人都死的很憋屈。




死,很可怕吗?不就是掉脑袋么?


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明朝处理犯人的死法还有很多花样,你别以为皇帝让你死就一定是砍头,平头百姓或许是砍头,但是如果你有官职,那就未必了,据记载大太监刘瑾被处死的时候,是剐刑(也就是凌迟),创纪录的被片了3357刀。要是这门手艺传到现在,全聚德首席堂厨非你莫属,一只鸭子估计也能弄成300片。


或许有人会说:对付这种乱世奸佞,怎么处死都不过分。是的,对付坏人好像用越邪恶的方法就越解恨,但是,对付功臣呢?难道也应该这样?袁崇焕同志也是被这样的方式处死的。




如果你读到杨涟、左光斗等人的死法,估计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书中描述:皮肉碎裂如丝、用铜锤砸杨涟的胸膛肋骨尽断;用布袋装满沙子压身(可以参看清朝名臣桐城方苞写的《狱中杂记》);用铁钉钉入杨涟的耳朵,杨涟居然还没死,最终用一根大铁钉钉入杨涟的头顶,杨涟当场死亡,年五十四。


和杨涟一同死去的还有左光斗、魏大中、袁化中,周朝瑞、顾大章,史称“六君子之狱”。


整个明朝,像杨涟那种死法死去的人,不是个案,而是很多遭受刘瑾、严嵩、魏忠贤迫害的人,都受到这样的待遇,是否让你感觉到生不如死?


如果你预知自己这样死去,我相信你宁愿选择不要来到这个世界。




二    可怕的特务机构


明朝发明了有一种前朝没有的机构:锦衣卫。这个特务机构让你感觉到好像无时无刻都有人在监视你,监测能力比今天的摄像头还厉害,因为今天的摄像头大多数是固定的,而锦衣卫就是全天候自动追踪定位摄像头,让你觉得自己身体植入了芯片一样,去到哪都能被定位,估计搞得你和内人OOXX你都不敢说话,唯恐泄密。

有个段子是这样描述锦衣卫的:四个好朋友在打麻将,打着打着突然发现少了一张牌,四个人正在面面相觑一脸懵逼之际,这时候,窗外传来一个声音问:是不是这张啊!话音未落扔进来一张牌。四人一看目瞪口呆,正是丢了的那张牌,顿时感觉凉意阵阵、寒毛直竖。


这也让我想起关于克格勃的一个段子:


某天,一只兔子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四只脚被钉上了脚掌,它遇见了一匹马。


马问兔子:你为何钉脚掌啊?


兔子说:我昨晚被克格勃抓去了,刚被放出来,他们说我是一匹马,我说我不是马,我是一只兔子,他们不信,最后……,我承认我是一匹马,于是,他们就把我钉了脚掌。


马说:你是马?那我是什么啊?


兔子说:这个你要问克格勃。


好笑吗?可笑吗?

不好笑,也不可笑,而是恐惧。



三   王朝的内耗

大明王朝,官僚集团的内耗是很严重的,都是各种门派、朋党、集团之间的争斗,黑的暗无天日。

无论是刘瑾、严嵩、魏忠贤、徐玠、高拱、张居正,还是其他什么东林党、浙党、楚党、阉党,他们的明争暗斗几乎贯穿了整个大明王朝的历史。


看到各种门派的争斗,就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个党下去了,另一个党又上来了,给你感觉就是没完没了的朋党之争,看得你心惊肉跳,就好像打植物大战僵尸那样,一开始以为前面的很猛,等到被干掉之后,再登场的是之前那位的升级版,越往后才发现一个比一个猛,版本从1.0到5.0,从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小喽啰到最后的九千岁,就差改朝换代了,具体例子可以参照从刘瑾、严嵩到魏忠贤。


内耗实在太严重了,因为内耗,所以,明朝的言官基本都在扯蛋,上班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皇帝遇到问题的时候,大臣们大多数都在揣摩圣意顾左右而言他,朝堂之上就变成了口舌之争而不解决实际问题。




四   文化的毁坏

明朝,是一个叫花子开创的朝代,中华传统文化很多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改造。比如茶文化,中国在明朝之前的茶文化,是用抹茶的方式,那就是把茶叶磨成粉末,冲水,连同茶叶粉末一起喝下(具体可以参照日本的茶道)。

明成祖朱棣,编撰《永乐大典》,可以说是中华史上的第二次焚书,前一次是中国第一个皇帝嬴政,后一次是乾隆皇帝搞《四库全书》,再往后一次……嘿嘿!你懂的。这都是对中华文化的毁灭。


明朝有各种奇葩皇帝:斗蛐蛐的皇帝(明宣宗朱瞻基,年号:宣德);
拥有两个年号的皇帝(明英宗朱祁镇,年号:正统、天顺);
六岁前没见过爹的皇帝(明孝宗朱佑樘,年号:弘治);
几十年不上朝的皇帝(明神宗朱翊钧,年号:万历);
在位最短的皇帝(明光宗朱常洛,年号:泰昌);
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年号:天启)。


读读《明朝那些事儿》,纵观明朝所有的皇帝,有几个认真的处理政务?有几个为大明干点实事的?由此可见哪怕是放一头猪在龙椅上,大明朝廷照样运转。


这样的王朝,能撑接近三百年,简直没天理。


我知道有人会问:明朝真的那么糟糕么?一个能延续近三百年的王朝,难道没有什么值得你称赞的?


这个当然有,哪怕是一坨便便,也有他的闪光点。




五   运转有效的内阁首辅制

写到这,不得不夸两句明王朝的文官制度,内阁首辅制。

自从宰相胡惟庸被太祖灭九族之后,太祖爷就废除了宰相这个职位,因为朱重八虽然是个叫花子出身,但是,他是一个勤政的皇帝,凡事亲力亲为,包括整个帝国的运行机制。但是,后来他的后继者就没那么牛了,于是就有一个相当于宰相职位的人来辅助皇帝,这个就是内阁首辅。


明朝的内阁首辅有哪些牛人?我随便列几个出名的:解缙、杨荣、商辂、李东阳、杨廷和、夏言、严嵩、徐玠、高拱、张居正。正因为有这些首辅大臣,让帝国的机器得以运作。


不管皇帝是否勤政,甚至数十年不上朝,大明王朝居然还蒸蒸日上,难道归功于老朱家皇恩浩荡、宅心仁厚?


这个肯定不是。


在这里不得不赞一句,明朝的文官大多数还是保留了中国传统的士大夫精神
,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这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精神,这是他们一生恪守的行为准则。


他们对皇帝赤胆忠肝,哪怕皇帝不理朝政、哪怕皇帝是一头猪,都能使得这个帝国的朝政得到有效地运行。这些手握大权、权倾朝野首辅大臣,却丝毫没有篡位的念头,这就是中国传统士人的风骨与精神。犹如高风亮节的诸葛亮,为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读到杨涟之死,你会为他的身上那股浩然正气而深深折服。


如果说明朝还有一些值得我缅怀或敬畏的人,就是那些有风骨、有担当的士人和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们。




六   失去弹性的社会


读完《明朝那些事儿》,你会发现,明朝是一个失去弹性的社会。在所有的朋党之争,不分是非黑白,只论门派。我要清除你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只是你我门派不同而已。

在明朝末年,内有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暴动,外有皇太极大军压境,可谓内忧外患,其实明朝还有没有生机呢?


其实是可以有的,唯一的方法就是给银子与皇太极议和,然后抽调前线的军队回来干掉农民军。可是,整个明朝的朝野上下都认为议和就是投降派、没骨气,搞到崇祯无计可施,不得不借刀杀人来平息主和之事(兵部尚书陈新甲因此问斩)。


由此可见这个帝国已经失去了弹性,因为战,战不过;议和,朝野上下都反对,甚至唾骂,认为议和是屈辱、是投降。这就是言官误国,当时的言官们用自己的口水把明朝逼上了绝路。


李自成攻陷北京城之后,很多当时在庙堂之口沫横飞,号称死战到底明朝官员依然活着,只是换了东家,被放了点血。


崇祯不一样啊,是没法投靠别的东家,因为人家那里不需要掌柜,只要跑堂的,最后随崇祯为大明殉葬的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名不见经传,但是我觉得很有必要写下他的名字,虽然他只是一个太监,他叫:王承恩。


等到清兵入关,北京城又一次沦陷的时候,那些曾经在庙堂之口沫横飞,号称死战到底明朝官员依然在职,只是换了东家。


虽然我对明朝并无太多好感,但是,这是我为明朝感到惋惜的一点。


因为当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失去弹性的时候,就没有太多的选择,基本是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不会想到第三条路:
共活双赢。

其实,这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惜,明朝没有选择,也无法选择。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比较文弱的大宋,想起了《澶渊之盟》,也想起了范仲淹。《澶渊之盟》使得大宋和辽国之间一百二十年没有战争,而范仲淹在与西夏交战的时候,在胜利的情况下,主动与西夏议和,以每年二十五万岁币和二十五万匹绢换来大宋和西夏将近八十年的和平,当时大宋每年的收入岁币大概在8000万---1.1亿之间,用一点点的代价,就能换来和平,换的两国之间的边贸,相比之于战争,哪个更好?



自己给答案吧。



七    复盘历史

现在复盘一下明朝的历史,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是我假设一下,让你穿越到明朝成为某个大臣,你会怎么做?你能怎么做?

最终你会发现,你什么也做不了。就算给你尚方宝剑,估计最终也只是留给你自刎的最后荣光。


哪怕让你穿越回去做崇祯,或许也只能是你死的时候身上穿着龙袍而已,明朝然会亡在你手里。


我真不明白很多人居然为大明这样黑暗、残酷、恐怖的专制王朝感到自豪,作为一介草民,生活的好与坏才是自己实实在在的,至于江山是1000万平方公里,还是400万平方公里,和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别一看到大明
朝的千里江山,就热血沸腾,感觉自己也姓朱。
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专制王朝,一切都是皇帝家族的。



读完《明朝那些事儿》在抬头看看窗外的风景,那就用明朝才子杨慎的两句词来作为结束语吧: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有人会说:《明朝那些事儿》写的这么好看,这么幽默,在你的眼里明朝怎么会如此不堪?


是的,我一直都对作者当年明月称赞有加,枯燥的历史居然可以用这样幽默的文笔来描述,能把历史写得这么好看,这么通俗易懂,真是很了不起。


但是,历史的史实从来不幽默,不但不幽默,甚至有很多是残酷的,是鲜血淋漓的。幽默的只是作者的文笔,而不是历史本身。


如果你只记得那些精兵猛将如何攻城略地气吞万里,而没记住那些精兵良将的结局,那是选择性的遗忘。如果你只觉得明朝的皇帝过得很舒服,甚至很多都不务正业,但是,大明江山依旧稳固了接近三百年,是你完全没有记住那些为了维护帝国机器运转的众多文官们。


好了,也该收笔了,再写就是啰嗦。


有关明朝的其他历史细节,如郑和下西洋等让人自豪的事件,我会另外开篇再述。


谢谢大家!!


莫亚

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1 金币 +9 收起 理由
马头琴四哥 + 1 + 5 赞!
陕西老李 + 4 犀利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qwu21 于 2018-6-13 23:07 编辑

一家亲,
APP安卓,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qwu21 于 2018-6-13 23:07 编辑

家天下,天下一家。

APP安卓,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城人未还。秦始皇在焚书坑儒前也煞有介事的为名儒建馆立学,但名儒推重古制分封裂土,与始皇帝的郡县制向左,最后闹的不欢尔散。始皇帝教导长公子扶苏,不要中了腐儒的毒,要行帝王的法家学说,最后父子绝别。始皇帝只求长生,未诛杀重臣李斯赵高,所以扶苏死胡亥生。帝王学说,大乱大治,欲擒故纵,杀人放火。

点评

有道理,秦始皇在世的时候,李斯赵高也是好人。他死了,一切就变了。所以,忠臣还是奸臣,都是会变化的。很少有从头到尾的奸臣,同理,也极少从头到尾都是忠臣的忠臣。绝大部分臣子都是墙头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4 09:14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5 收起 理由
莫亚 + 5

查看全部评分

APP安卓,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3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顶!

其实我没读过正史,偶尔接触过小说传说野史。

点评

《明朝那些事儿》就是正史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3 23: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大全 发表于 2018-6-13 22:21
拜读。顶!

其实我没读过正史,偶尔接触过小说传说野史。

《明朝那些事儿》就是正史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学(比如需要不偏不倚地考据)比数理化难多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3 收起 理由
莫亚 + 3

查看全部评分

APP安卓,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

点评

支持: 5.0
支持: 5
路过别错过。  发表于 2018-6-15 17:00
APP苹果,看帖发帖更方便!点击安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4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朝的文官大多数还是保留了中国传统的士大夫精神,修身、持家、治国、平天下。不敢苟同,后期东林党彻底的把武将干掉了,李自成的军队好多都是官军投降的。所以帝国就完了。明帝国由文官管理,最终也应该是亡于文官。南宋崖山几十万人投海,而明朝士大夫最典型的一句是:水太凉了,然后跪降。说实在的明王朝给士大夫很高的职权。士大夫愧对明王朝

点评

这个回复必须加分。 你说得对,应该该是:明朝有少部分文官还是保留了中国传统的士大夫精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5 17:02
同意,明朝确实是亡于文官。皇帝害怕武将造反,利用文官阉割武将。最后,武将没能造反,却被造反的农民打败了。文官不事生产,打压武事,大肆兼并土地,闹的民不聊生,最后朝廷倒了,也是常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4 09:20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5 收起 理由
莫亚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中国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香山网举报电话0756-6700860        法律顾问 孙浓 吴国亮 法律声明  

QQ|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  

版权所有:珠海宇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8-6-24 07:31 , Processed in 0.247236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