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南京暂停与名古屋官方交往 三次表态步步升级

2012-2-22 09:16| 发布者: 香山拍客| 查看: 370| 评论: 0|来自: 腾讯新闻

众多历史材料、证据都印证了南京大屠杀史实,任何人无法否认。

——南京大学教授、《南京大屠杀史料集》主编张宪文

名古屋市市长歪曲历史事实,我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就是证据,我们就是证人。

——参加南京保卫战的老兵、88岁老人李高山

众所周知,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过种种不可饶恕的罪行,特别是南京大屠杀罪孽深重。作为侵略加害者的后代,理应就父辈当年曾经参与侵略战争,战后南京人民对其宽大处理感恩于心,代表父辈对加害地的民众作真诚地道歉。可河村市长却反其道而行之,简直不可理喻!

南京大屠杀的历史遗训一定要吸取,但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和平友好必须是建立在尊重历史事实,以及市民心与心真诚交流基础之上的。

名古屋市市长先生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将会影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正确的历史认知。同时,也反映出你对历史事实的不尊重,对仍然健在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遗属们的不尊重,更是对曾经受到日本侵略和加害的南京市市民们的不友好。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

■ 回应

南京三次回应:从驳斥到指责到“断交”

昨日,针对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在南京市代表团访问名古屋期间关于“不存在南京大屠杀”的言论,南京市政府官方微博“南京发布”三次表态,驳斥河村隆之的言论,指责日本媒体炒作,并宣布暂停与名古屋市政府的官方交往。

第一次回应:驳斥

时间:21日00∶13

21日凌晨,南京市代表团第一次发表声明。

代表团称:“对河村隆之的言论,南京市代表团严正指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不容抹杀,铁证如山,国际社会对此早有定论。你的这番言论是不负责任的,是对历史的歪曲和对南京人民的不尊重。我们希望能够正确地认识和对待那段历史,切实汲取历史教训,多做有益中日友好和两市人民友谊的事情。”

第二次回应:指责

时间:21日18∶49

21日下午,南京代表团在离开日本前再次“说明”。

该“说明”称:日本媒体选择性地报道了河村的言论,没有全面客观地报道我市代表团的回应,并借机炒作。

“说明”澄清了网络上南京代表团当场未回应的说法。“说明”称,2月20日上午,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在与代表团会面时,发表了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存在的相关言论。南京市代表团团长当即作了回应。会面结束后,名古屋市国际交流课的官员一再解释:实在对不起,河村市长发表这样的言论,只代表他个人,不能代表市政府。此前,名古屋市政府的有关官员也曾提及过:河村经常发表一些奇谈怪论,但只能代表他个人的观点。

第三次回应:“断交”

21日22∶26

昨晚,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新闻发言人经授权发布:鉴于现任名古屋市市长河村隆之否认南京大屠杀史实,严重伤害了南京人民的感情,南京市暂停与名古屋市政府间的官方交往。

■ 专家视点

南京作出最强硬抗议

针对南京宣布“暂停与名古屋市政府间的官方交往”一事,国际关系学院日本问题学者杨伯江教授认为,这是近一段时期针对日本个别政客否认南京大屠杀问题最强硬的抗议动作。

从外交上看,由于河村的言论伤害了南京人民的感情,南京市政府作出这个决定也是符合外交惯例的。另外,此次南京市只是讲暂停与名古屋市的官方往来,这个表述也是对两座城市未来可能恢复交往留有余地,也许河村对他的言论道歉或有所让步,甚至名古屋市市长轮替后,两座城市的官方交往也会陆续恢复。

此外,杨伯江分析,此次事件后国内网络上网民的声音也对南京市的最终动作起到助推作用。

河村言论或为迎合日右翼

中日共同历史研究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新生认为,河村作为一名日本政客在会见中方代表团时提及南京大屠杀并不顾及中方感情否定南京大屠杀,显然不合时宜。

王新生表示,南京大屠杀在中日政府层面交往中一般是双方都会回避的话题,因为双方在遇难人数的具体数字上一直没有达成一致。目前在日本,无论是政界、学界还是民间,大部分日本人已经认同了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只有少部分人及右翼团体一直否定南京大屠杀。在日本政界,日本主流政客的态度是不否认南京大屠杀。

王新生认为,不排除河村的言论是为了迎合日本右翼团体的需要。

对于在河村发表否定南京大屠杀言论时中方官员是否应有激烈反应,王新生认为,在官方场合日方有上述言论是伤害中国人民尤其是南京人民感情的,中方官员应该对此有回应,但回应的分寸应视现场情况而定,毕竟中日双方都不希望因此影响中日关系大局。

■ 人物

河村数次欲为“大屠杀”翻案

其父曾参与侵华战争,投降后遇南京市民善待

作为一名还算资深的政治人物,河村声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的理由让人难以理解——他称,大屠杀之所以不存在,是因为1945年时,南京市民曾十分友好地对待他作为侵华日军士兵的父亲。

成长

从商学法未果转从政

河村现年63岁,他的父亲曾是日本陆军101师团一名士兵,并参与了侵华战争。父亲的经历,对河村的历史观产生了很大影响。

1967年,河村高中毕业,一年以后考上日本一桥大学商学部。大学毕业后,他直接进入了父亲开办的一个小公司做销售、当司机。作为知名大学的毕业生,河村在父亲的公司里一直感觉无用武之地,郁郁不得志。后决定放弃从商,转投法律界。从1977年开始,河村开始学习法律,并持续不断地参加司法考试,10年间他连考了9次均未过关,最后不得不放弃。

从商不得志,律师又考不上,河村开始涉足政界,成为极端保守政客春日一幸的秘书。1993年,河村当选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此后一直仕途平顺,五度当选国会议员。2009年,作为民主党国会议员的河村回到故乡名古屋,参选市长,并成功当选。

观点

不满教科书承认大屠杀

做国会议员和名古屋市长期间,河村的极右翼政客特色显露无遗,尤其在南京大屠杀问题上。

2006年,作为议员的河村公开向众议院提出质问书,要求日本政府“再次研究所谓南京大屠杀问题”。在这份质问书中,河村详细阐述了其“大屠杀不存在”的理由。

在质问书中,河村首先提到了自己的父亲,“我的父亲于1945年8月16日被解除武装,来到南京,在南京郊外的栖霞寺一直住到第二年1月份。”河村称,在南京期间,和父亲在一起的还有250名日本士兵,“他们得到了当地人特别的善待,所有人都得以生还,为此他们都心怀感激。”

然而,当时南京市民对河村父亲的善待,却被河村视为“大屠杀不存在”的证据。他的质问书中称,“如果在那里发生过大屠杀,就在短短8年以后,(这些日本兵)怎么可能与南京市民如此令人温暖地交流。因此,我认为应该重新研讨所谓的南京大屠杀事件。”

河村还称,日本的历史教科书几乎都记载了南京大屠杀事件,有的教科书还写明了被屠杀的人数为20万人,这些都被视为日本政府的见解,“这非常不好”。

行为

要求修改历史教科书

不过,河村的妄论并未对当时的日本政府产生影响。

试图推动修改政府见解的企图落空后,河村继续在其他场合鼓吹其言论。2009年,已经当选名古屋市市长的河村又在市议会宣称,大屠杀的死亡人数比南京总人口还多,“绝对不是事实”,“当时只是发生了一般的战斗行为”。在任市长期间,河村还一度试图推动名古屋市采用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教科书。

点评:南京官员怎不反驳“否认大屠杀”

其实,河村隆之当着南京市领导的否认“南京大屠杀”事件,这还不是第一次。去年12月5日,河村隆之在会见到访的南京市副市长李琦时,也曾公开表示自己认为没有“南京大屠杀”这件事。但即便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后面的南京官员也不知道怎么表现。大概在这些官员脑子里,南京大屠杀就是“大屠杀”、“30万”两个词汇而已,他们哪里想过或者遇见过“存不存在”、“究竟死了多少人”这种真刀真枪的问题

最新评论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4 07:53 , Processed in 0.14272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