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重庆缉毒先锋充当保护伞被处死 案件详情披露

2012-1-19 08:54| 发布者: 香山拍客| 查看: 558| 评论: 0|来自: 腾讯新闻

重庆原禁毒总队干部充当毒枭保护伞案详情披露

重庆原禁毒总队干部充当毒枭保护伞案详情披露

 
重庆原禁毒总队干部充当毒枭保护伞案详情披露

  今年1月6日,经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核准:重庆头号大毒枭敖兴满犯贩卖、运输毒品罪,故意杀人罪决定执行死刑,敖兴满的同伙周光全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决定执行死刑。当天,同样被核准执行死刑的,还有他们的“保护伞”———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罗力。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1月6日对上述三名死刑犯执行了死刑。该团伙的另外一名主犯许其贵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罗力其人

  “聪明的年轻人”“一个正义好人”

  后来竟成为毒枭保护伞

  这是一起因一封涉及警队高官与毒枭勾结的举报信而引发的重庆缉毒大肃清,这是一场跨越重庆、四川、云南、广西、广东等多个省市的缉捕战,这是一部毒枭与“黑警”勾结、黑白颠倒的现实版“无间道”,这是一桩重庆市公安局领导亲自督办、民警与疑犯斗智斗勇的攻心计。“7·30”专案的大获全胜彻底捣毁了3个庞大的制贩毒团伙,缴获冰毒1.1吨,切断了大西南到重庆的一条重要贩毒通道。

  中秋夜,罗力看守所内哭出声

  “今天是中秋节,合家团圆的日子,我来看看你。”2009年10月3日,重庆的月亮被乌云挡住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提着两个月饼走进审讯室,轻轻将月饼塞进一个身穿看守所橙色马甲的人手中,“你今天不能合家团圆,但以后能不能,就看你自己了……”

  穿着橙色马甲的人正是原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罗力。自2009年9月24日罗力被捕以来,专案组面对这名对公安侦察手段轻车熟路的老警察,连续几日的审讯工作都遭遇重重困难。

  捧着月饼,罗力不禁哭出了声。这是他落网后第一次哭……

  5·11案,民警瞒着罗力抓到人

  在这场打毒枭捉“内鬼”的战役中,办案民警遭遇到许多阻力。“5·11”制毒工厂专案的破获,正是民警一个大胆的决策,才最终让幕后黑手落入法网。

  2009年5月11日中午,一位村民来到歌乐山当地派出所反映,称村里最近出现了一个工厂,长期关着门,传出机器噪音,还时常飘出一种刺鼻难闻的味道。派出所民警赶过去,但是没人开门。民警破门而入,屋内摆满了瓶瓶罐罐,及成堆的冰毒成品、半成品,还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原来,这里竟然是个制造毒品的加工厂。当天,民警在厂区现场查获冰毒成品、半成品共近1吨。

  现场抓获的制毒工人李顺平抖出了“谭力仁”和“严昌凤”两个名字,称自己只是一个制毒师傅。很快,禁毒总队牵头成立了“5·11”制毒工厂专案组,而时任专案组组长的正是罗力!

  在专案组会议上,罗力做出了一个反常的决定:“先抓获严昌凤,再抓获谭力仁。如果要是严昌凤没有归案的话,谭力仁有可能不会交代。”

  2009年7月1日,专案组民警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他们准备暂时瞒着罗力,将谭力仁进行上网追逃。7月10日,谭力仁在江北机场被捕,从他身上搜出来十几张电话卡、9部手机,另外还有30多万元准备潜逃的现金。

  开庭时,4箱笔录需好几人抬

  要彻查罗力同涉毒团伙间的关系,并彻底捣毁这些躲在“保护伞”下的毒枭,“7·30”专案组借“5·11”案为突破口,从而展开调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7·30”专案组的人员由市局领导亲自挑选,并制定了非常严格的专案纪律。

  “7·30专案组成员排除了所有5·11案件的侦查人员,被抽调走也都没有对任何人打招呼。”“7·30”专案组民警张警官介绍称,专案组的纪律第一条就是绝对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能讲,只要是专案需要,民警就必须立即行动。

  办案期间,很多民警根本顾不上回家。2009年底,专案组一位姓许的民警一直忙于审讯工作,身患癌症的母亲当天早上要做手术,他都不知情,但是他仍没有离开工作,只是在家属通知后打电话问候了母亲的身体状况,下午继续坚持工作。“这种情况太多了,我们有位民警老婆临盆要生孩子,他都没有来得及赶回去守在老婆身边。”张警官笑了笑说,“为了工作,再辛苦也过来了,现在他娃儿都2岁多了。”

  “7·30”专案组成立后,坚持每天早晨安排工作,每天晚上8点半准时收集当天情况并讨论。张警官说,办案期间的笔录有4大箱,开庭审理时,必须由几个民警抬着去法院。

  案件背后

  罗力

  记者到现在都还记得,接到罗力落马的消息时正在办公室赶稿子,当时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是一名光环缠身的民警,立功众多,荣誉众多。然而在这些功劳和荣誉的背后,他还有另外一重黑暗人生。

  最开始他是反扒民警

  罗力是1995年进的禁毒总队,在这之前,他是渝中区公安分局的反扒民警。因为眼力好能很快地辩认出扒手,他被调到禁毒总队工作。

  罗力在禁毒总队里破的第一个案子,是在一处房屋内抓到犯毒人员。当时因为他从开水瓶里找出了一直找不到的毒品,被认为是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从而得到了老一辈禁毒民警的传、帮、带,学到很多侦破毒品案件的高招。

  专访前他刚受贿20万

  在2005年6月“世界禁毒日”当天,我们对罗力进行了专访。当时,他是禁毒总队一支队支队长。记者还记得,当时为了保护他,禁毒总队的领导还专门要求,不要用真名字,不能上图片。

  这次专访,是对罗力从警的一个小小的总结,说的都是他阳光下值得骄傲的事。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也正是在2005年4月,当时外号叫“毒犯克星”的罗力,竟收了毒贩李家斌的20万元现金,为周勇开罪,致使周勇逃脱了打击。

  时间前后对照发现,从2000年开始,罗力就开始包庇毒品犯罪分子。而他开始破大案要案的时间,也正好是这个时候。

  曾照顾落网毒犯之子

  罗力落马,他最无法面对的人应该是一个叫小青的男孩子。这名男孩念的是职业学校,现在应该已经走上社会。

  小青是一对毒犯夫妇的后代,他的父母是罗力当时所在的禁毒总队一支队抓的。没了双亲的照顾,小青只能跟着婆婆生活。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罗力就和一支队的民警照顾小青,给他生活费,还帮他联系学校。因为无人照顾,小青还曾经在罗力的办公室里住了一个星期。

  在小青的眼里,罗力是恩人,也是一个正义的好人。罗力的落马,对于这个孩子的打击是巨大而残酷的。我们不可能让刚刚走出校门的小青理解人性的复杂、矛盾甚至丑恶,但通过这件事,我们想告诉小青,犯了罪,当了坏人,不管怎么掩饰,总有真相大白、付出代价的一天。

  2009年6月28日,一封涉及警队高官与毒枭勾结的举报信直接寄到了时任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的手中。信中提及了敖兴满、谭力仁等制贩毒团伙首脑,以及他们共同的“保护伞”———原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罗力。

  当晚,王立军召集时任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的郭维国等三人连夜召开秘密会议,抽调精干民警组成了“7·30”专案组。因为信中举报的一些案件时隔多年,民警就罗力参与的最近一件案子———“5·11”制毒工厂专案作为切入点展开调查。

  2009年5月11日,有村民到当地派出所反映,村内有人办工厂制假烟。民警赶到后破门而入,查获的竟是一个巨大的制毒窝点,现场缴获冰毒近1吨。市禁毒总队迅速成立“5·11”制毒工厂专案组,罗力时任专案组组长。作为缉毒先锋的罗力,侦破过许多大规模的涉毒案件,但“5·11”专案却蹊跷地一个多月都没有任何进展。在会上,他还百般阻挠办案民警对制毒工厂的幕后主谋谭力仁进行上网追逃,导致该案迟迟无法侦破,由此市局领导对罗力的行为产生了疑虑。

  “7·30”专案组民警以此为疑点,瞒着罗力展开了对谭力仁的网上追逃,“5·11”专案很快取得突破性进展,更加证实了专案组民警对罗力的怀疑。

  经过专案组民警长达半年的侦破工作,将每一个案件抽丝剥茧、各个击破,毒枭头目逐一浮出水面,相继落马。同时,专案组民警揪出了这群毒枭身后的“保护伞”———原禁毒总队副总队长罗力。

  罗力曾是一个立功三十多次、获得过五一劳动奖章的警界标杆性人物。1998年,当时还是缉毒民警的罗力在娱乐场所认识了熬兴满、谭力仁等人。敖兴满以为罗力提供毒贩线索为由,使尽浑身解数将他一步步“拉下水”。罗力在极尽奢靡的生活下逐步堕落、腐化,为毒枭撑起了“保护伞”,致使敖兴满、谭力仁等人多次逃脱法律的制裁。

  近几年,这群毒枭猖狂制毒、贩毒,几乎垄断了整个重庆80%的毒品市场。同时,他们还为陈明亮、雷德明、王小军等黑社会性质团伙提供枪支,为横行我市多年的14个重要黑社会团伙提供毒品经济支撑。为了更好地利用罗力这层关系,他们有时也向罗力提供线索,捉获一些毒贩,不仅达到毒枭排除异己的目的,也使得罗力在政治、利益上双丰收。2001年,敖兴满雇凶杀人,帮罗力除去心患,使这把“保护伞”更加牢靠。

  2009年9月24日,罗力涉嫌包庇制毒、贩毒的犯罪嫌疑人,涉嫌一宗故意杀人案,“7·30”专案组对他执行了逮捕。

  在一场硝烟弥漫的缉毒大案中,“7·30”专案组成功破获了以敖兴满、谭力仁等为首的我市3个制贩毒团伙,抓获骨干人员25人,涉案人员46人。团伙之间人员相互交叉,长期掌握我市大部分毒品交易,控制着广西、云南、广东、四川、重庆等毒品运输销售渠道。

  “7·30”专案组成功摧毁谭力仁的地下毒品加工厂2个,共查获冰毒1.1吨;缴获敖兴满贩毒团伙麻古3000粒及部分海洛因;收缴查封毒资600余万元、查扣车辆5台、冻结房产10套;并查获了涉案手枪2支、子弹35发等。

  同时,“7·30”专案组连续破获了几件重大案件。“5·11”制毒工厂案件、“9·2”制毒工厂案件的幕后首脑与涉案人员逐一被缉拿归案。2001年8月,金岛花园张颢枪杀案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2001年8月,被害人张颢以告发罗力的违法犯罪行为相要挟,要罗力为其贩卖毒品提供帮助,罗力对此大为恐惧,便暗示敖兴满等人报复张颢。敖兴满心领神会,邀人将张颢杀害。

  专案组民警在办案中,与毒枭、警队“内鬼”斗智斗勇,成功铲除了黑社会的“保护伞”,切断了大西南至重庆的一条重要贩毒通道,是对重庆毒品“市场”的一场大肃清。

  一把保护伞 罩住一批黑社会“毒枭”

  一封举报信 牵出了一个警队“内鬼”

  一场大肃清 切断重庆重要贩毒通道

  主要涉案人员

  罗 力 市禁毒总队原副总队长,贩毒团伙的“保护伞”;2009年9月24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被刑拘;后被判处死刑。

  敖兴满 贩毒团伙主要头目;2009年8月7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刑拘;共贩卖、运输毒品海洛因12万余克,被判处死刑。

  谭力仁 原为敖兴满马仔,后拥有两家制毒工厂;2009年7月10日因涉嫌制造毒品罪被刑拘;在其制毒工厂共查获冰毒1.1吨,后判处死刑。

  周光全 绰号周六,敖兴满马仔;2009年8月5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刑拘;因参与贩卖海洛因5万余克,被判处死刑。

  严昌凤 化名刘丽,女,谭力仁制毒工厂的主要成员;2009年10月9日因涉嫌制造毒品罪被刑拘;后判处死缓。

  李顺平 谭力仁制毒工厂的制毒师傅;2009年5月12日因涉嫌制造毒品罪被刑拘;后判处死缓。

  庞泽辉 谭力仁马仔;2009年9月3日,因涉嫌制造毒品罪被刑拘;后被判处死缓。

  许其贵 敖兴满马仔;2001年参与敖兴满雇凶杀害张颢案,后被判处死缓。

  王 洪 严昌凤男友,帮谭力仁制毒工厂运输材料;于2009年7月25日被刑拘。

  刘 勇 重庆监狱司法警察,受谭力仁之托窝藏严昌凤;于2009年10月10日因涉嫌窝藏罪被刑拘。

  任新科 敖兴满马仔;于2009年8月5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刑拘。

  殷 勇 敖兴满马仔;于2009年8月4日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刑拘。

最新评论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5 02:36 , Processed in 0.15161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