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俄列车劫案嫌犯受审 曾向汶川灾区捐款百万

2012-1-11 09:12| 发布者: 香山拍客| 查看: 576| 评论: 0|来自: 腾讯新闻

中俄列车劫案嫌犯受审 曾向汶川灾区捐款百万

邵迅在法庭受审。本报记者蒲东峰摄

中俄列车劫案嫌犯受审 曾向汶川灾区捐款百万

邵迅坐在被告人席上。昨天,在1993年参与莫斯科10起抢劫案的嫌疑人邵迅,在法院接受审判。来源:新京报 记者王贵彬 摄

劫匪逃亡18年变身慈善富商

曾是中俄列车大劫案团伙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庭审表示认罪

在长达18年的逃亡期间,抢劫嫌犯邵迅漂白了自己的身份,变身成为慈善富商“林永海”。在广西南宁,他是一个善于创造财富而又热心慈善的公益人士,多次在当地的助学活动中露脸。1993年在俄罗斯莫斯科,他却是中俄国际列车系列抢劫案的团伙中专门引路抢老乡的劫匪。昨天,有着双面人生的邵迅因参与当年的中俄国际列车系列抢劫案,在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受审。对于检察官的指控,他表示认罪。当天,邵迅的家人一个都没有出现在法庭。本来他的妻子王某知道开庭的消息要来旁听,但邵迅因为不愿妻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坚决拒绝了。

>>庭审·现场

愿接受法律制裁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1993年,邵迅向朱兴金(另案处理)等人提供线索,预谋抢劫。同年1月6日中午,邵迅伙同朱兴金等四人,持刀、瓦斯枪等工具闯入上海人马某等人在莫斯科的住处,抢走1.4万美元及手表、金戒指、金项链等物。同年,邵迅还曾与朱兴金、李德民、徐刚等人一起,在俄罗斯莫斯科市入室抢劫中国人多次。其中邵迅共参与共同抢劫10次,抢劫总价值21800余美元、7600余元人民币、50余万卢布以及金戒指、金项链、手表等物品。

昨天,坐在法庭上的邵迅身着黄色号服,佝偻着背,头上有几处明显脱发,已经没有丝毫“富商”的影子。对于检方的指控,邵迅声音微小地表示没有意见,“很多起我真的是后来看到起诉书才知道,时间太长有点模糊了,里面很多人已经记不起来了”。但是他同时说,检方能提供出证据,所以他不否认。

“我没有要为自己辩解的,我应该受到惩罚。”整个庭审中,虽然很多细节邵迅都说因为过去太久记不清了,但他基本没有为自己辩解。最后对法庭陈述时,邵迅语气哽咽地说:“对我之前的犯罪,我很忏悔我自己,每天都在忏悔赎罪,只是捐款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对被害人造成的心理伤害我深表歉意,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他的家属则通过律师表示愿意赔偿被害人。

>>庭审·供述

遭胁迫才上贼船

1992年的邵迅刚刚20出头,说话声音不大,南方口音,绰号“小上海”。当时大批中国人从国内购买服装后乘坐火车去莫斯科销售,邵迅虽然只有初中学历,一句俄语也不懂,但也借了点钱当起了国际“倒爷”。第一次倒货他带了羽绒服去,卖得很顺利。1993年年初,他买了一大包羽绒服第二次去俄罗斯,没想到刚到莫斯科的晚上,住在朋友徐刚家就被抢了。“我听见有人敲门,刚打开门就冲进一伙人,把我的货和一两千美金都抢光了”。当时邵迅身无分文,恳求朋友徐刚给自己点钱买票回国,但后者却从此把他拉上了贼船。

徐刚正是国际列车抢劫案的主犯之一,他承认,当时抢劫邵迅就是做了个“局”,让小伙子身上没钱,不得不加入他们,目的就是想拉邵迅入伙。邵迅说,一开始他不肯去,但被打了个耳光并威胁“不去就办了你”,他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只好充当了帮凶。

因为自己的上海人身份,邵迅在团伙中负责敲门,俗称“点道的”。每次他都选择那些来自上海或者南方的“倒爷”,使用上海话敲开门,团伙其他成员闯入抢劫财物。因为很多被抢者都与邵迅相识,怕他们回国后找自己麻烦,邵迅和其他同伙商议好,假装自己也是受害者,是因为女友被绑架才被迫参与的,一进门他就趴到地上,由其他人威胁抢劫,抢劫后还假装拨打电话要求“放人”。

参与抢劫期间,邵迅就一直住在徐刚处。他说,自己想不干这个,但是不会外语无法谋生,而因为被害人都认识他,他又不敢回国,所以在那边混日子。后来邵迅的女友到俄罗斯找他送路费,也被拉入了犯罪团伙。到了1993年5月份,中国铁路警方组成专案组抵达莫斯科,对国际列车抢劫案中在火车上和莫斯科市内抢劫的4个犯罪团伙实施抓捕,此时邵迅刚刚回国,他的女友以及徐刚等人都落了网。

>>庭审·律师

汶川地震曾捐百万

辩护人江莹律师认为,邵迅具有坦白情节,虽然对案件细节无法回忆,但不隐瞒推脱,表示愿意尊重法庭,说明他在内心真心悔过。

同时,江莹律师指出,犯案时的邵迅才20出头,没有前科,文化不高,而其他的同伙都是四五十岁,他是因为受人诱导才走上邪路。

回国之后,邵迅开办大型企业,解决当地就业,而且从2001年开始就一直在做资助贫困学童、孤老人群的公益事业。

江莹律师称,据她向邵迅的家人和朋友了解,汶川地震时邵迅曾陆续匿名捐款近100万元,但是因为不敢留下自己的记录,他都是委托朋友办理的,导致现在很难拿出相应证据。

>>庭审·检方

建议无期肯定慈善

此案检察官表示,由于此案过去太久,被抢财物等证据已经无法找到,检方也只能根据同案犯的证词来判断当时的情况。根据刑法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按照修订前的刑法,邵迅伙同他人抢劫多次,情节严重、数额巨大,邵迅作为成年人本应自强,但却对本国同胞抢劫,而且跨国犯罪影响很坏,建议量刑为无期徒刑。虽然邵迅称自己存在受胁迫的情况,但是相应的证据并不充分,而且从同案犯的证据和他自己的供述来看,虽然他没有持械抢劫,但是如果没有他去敲门,可能同为老乡的被害人不会开门,因此敲门这一环也是抢劫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还有他和他的女友向其他同伙提供被害人的信息,打电话约被害人上门实施抢劫等行为,都可以认定为参与了抢劫,

但同时,公诉人对邵迅回国后参与公益行为的做法予以肯定,认为他回到社会后做了一些捐资助学、捐助敬老院等慈善事业,可以在量刑上酌定从轻。

>>逃亡·揭秘

漂白身份成富商

回国后,邵迅根本不敢在上海露面,同时也为了心理得到一些救赎,他跑到安徽小九华山的庙里当和尚,想断绝与外界的联系,静心修行。但是待了一个月后,寺院主持说他“尘缘未尽”,劝他离开。于是邵迅偷渡到香港,在亲戚的酒楼里打杂。在香港打工一年后,邵迅发现香港人喜欢到深圳的夜总会消费,于是1995年回到深圳开了一家夜总会,挣了些钱后,又开了酒楼和美容院。此时,他为了躲避抓捕,早已经改名叫林永海。为了让自己的新身份合法有效,2005年,邵迅找到一个香港朋友,在广东省增城市上了户口,身份得以漂白。在深圳经商多年后,邵迅的资产已达到上千万元,他买了别墅把父母接到深圳。2009年,他又和几个朋友到广西南宁开了一家保健品公司。

虽然已经是身家千万的富商,但是因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邵迅从不敢提起过去,在他逃到香港时曾经与一个姑娘谈恋爱,但在谈婚论嫁时只好忍痛割爱。而母亲也不让他谈恋爱以免连累他人。但是到了深圳后,邵迅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并一见钟情,他不顾母亲的反对,偷偷拿走户口本在2009年登记结婚。

江莹律师说,邵迅在会见时告诉她,其实在被警方抓获前他就有预感,大把地掉头发,成了“鬼剃头”,因为信佛,他觉得自己是因果报应,“年纪大了,也跑不动了,被抓也就踏实了”。在逃亡期间,他无数次梦见自己被抓,而且因为他在莫斯科抢劫中主要负责敲门和按门铃,他一直特别害怕门铃响,一听到门铃响就浑身哆嗦,所以不管逃亡期间住在哪里,他家从来不装门铃。

>>逃亡·现形

助学现场被抓获

化名“林永海”的邵迅看似平静的生活其实一直暗流汹涌,因为有一纸通缉令。1993年7月17日,北京市检察院北京铁路运输分院发出对邵迅的追捕令;2002年,铁路警方开始对其网上通缉。2011年6月22日,上海铁路公安局刑侦处反映,邵迅父亲当年1月20日因肝癌病逝,其母亲到户籍派出所办理注销户口,登记的住址是深圳市布心山庄。

北京铁路警方调查得知,邵迅父亲在深圳病逝,其父母在布心山庄的房子已经出租,但一名叫林永海的男子曾收过房租,租客称对方讲上海普通话。警方调取林永海的户籍资料,发现林永海就是在逃犯邵迅。

2011年8月28日,广西南宁市的金融大厦,当地富商“林永海”因为给贫困学生捐资助学,正在出席有关部门举办的慈善捐款活动。戏剧化的一幕突然出现,几名警察突然来到活动现场,将他带走。自此,邵迅这名慈善富商的真实身份彻底现形了。

据介绍,邵迅的妻子王某比他小十多岁,一直不知道丈夫的另一个身份。邵迅的律师江莹说,直到邵迅被抓时,她才知道真相,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那时,两人的儿子才不到一岁

最新评论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6 16:06 , Processed in 0.14643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