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安徽强制有偿补课乱象:教师靠补课购房买车

2011-12-7 09:11| 发布者: 香山拍客| 查看: 1001| 评论: 0|来自: 腾讯新闻

催命的补课费

交不起补课费,不堪老师再三催讨,安徽两名小学生选择了服毒自杀。这起未遂的自杀事件,让教师强制有偿补课的潜规则染上了血色

法治周末记者 韦文洁 发自安徽阜阳

上课铃响了,孩子们开始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对安徽省阜南县第二小学(以下简称: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学生们来说,12月1日这个星期四的下午,与往常没有什么两样。

班主任郝老师正按照课程表,给他们上语文课。而明天,被教育局停课一个多月的姜老师,将准时出现在教室,教他们数学课。

唯一有些细微变化的是,姜老师回来了,但他们的两个同学———因补课费而服毒自杀未遂的周周和平平,已经转学到别处,再也不会走进这间教室。

自杀起因老师催要补课费

“如果我死了,就怪数学老师,请警察叔叔将她抓走。”

一个多月前,10月24日下午放学后,就在这间教室里,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女生平平和周周,当着其他两个同学的面,服下剧毒农药敌敌畏。所幸抢救及时,并没有生命之虞。

喝农药之前,12岁的周周在黑板上写下了上述遗言。

据周周的父亲周家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导致他女儿喝农药的直接原因,是姜老师不断地催要补课费。当天下午上数学课时,姜老师又当着全班同学,问周周600元补课费什么时候交。

“老师的话语和眼神让我感觉到特别难堪。”事后,伤心的周周告诉父亲。

在新学期开学后,周周参加了姜老师在外面开办的补习班。

“本来是不想参加的,但新学期报名时,姜老师两次以孩子暑假作业没有完成为由不让报名。直到参加了她的补习班,第三次才报上名。”事后,周家亮才从老婆嘴里知道这一情况。

因家庭条件差,周周补课的事情,周周的母亲一直没有跟丈夫说。她当时的想法是,为了让老师能对孩子好一点,照顾一些,“就把补课费当送礼吧”。

临近期中考试,老师开始收补课费,平常就有些怕父亲的周周,不知道怎么向父亲开口说这件事。

10月24日这天,姜老师第三次追讨补课费,周周觉得很没面子,说不想活了,立即得到了好朋友平平的响应。

在平平这个13岁女孩的眼中,自己心情不好都是因姜老师造成的。姜老师爱在同学面前点名骂人,甚至拉到门外罚站,发怒时“眼睛瞪得大大的,很可怕”。

事发前,平平告诉过父亲王峰,姜老师一直对她不好,动不动就找茬儿,以作业没做好为由,挖苦奚落她。

最让两个孩子不能容忍的是,她们的座位一直被安排在后面,“连黑板上的字都看不清楚”。

平平事后告诉父亲,她曾被语文老师从教室后面的角落里调到中间位置,但因为没上姜老师的补课班,马上就被姜老师调回原来的座位。这样的事连续发生了两次,中间才相隔几节课。

这件事,让王峰一想起来就心痛。他认为,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才造成两个女孩心里堵得慌,压抑得“不想活了”,决定以死抗争。

因为补课费以死抗争,这并非第一起。同样的一幕,七年前在山西早已经上演。

2004年3月22日下午放学时,山西省大荔县高明镇中心小学班主任张小红,让学生第二天早上交英语补课费。

第二天,大部分学生都按要求交了10元补课费和1元电影费。学生苗苗没有交。放学时,张老师再次提到交钱的事,并声称再不交钱就不要来上学。

苗苗因未拿到规定应交的钱,害怕上课时让老师撵出去丢人,便在家中喝下“久效磷”农药。幸亏母亲发现及时,经医院抢救,终于死里逃生。

相对于这两起事件中的三位小学女生,河北省阳原县西关小学10岁的小男孩壮壮,却没有这么侥幸。

就在周周和平平服毒自杀的前一天,壮壮因为骑自行车去老师家补课,半路上和一辆三轮车相撞,被撞碎头部,当场死亡。

“无偿补课”结论滑稽

“姜老师没有向学生宣布收补课费,也没有说不收补课费。”

这句来自于阜南县教育局11月14日《调查报告》中的话,也是目前官方对这一事件所作的最后结论。

阜南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朱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事发当天,他代表教育局给阜南二小作出了三点指示:姜老师停课接受调查;学校垫付服毒学生住院费;为两个孩子请心理老师进行疏导。

事发后,家长对老师收费补课问题进行了投诉。在把两个女孩送往医院紧急抢救之后的10多天内,教育局抽调监察室和安全办人员组成调查组,连续进行了两次调查。

11月7日,因安徽当地媒体对此次事件的报道中涉及到补课费,引起了阜南县委、县政府的高度关注。因此有了第三次调查。

据调查,阜南二小六年级6班的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成绩整体偏差,因考虑明年要上初中,应部分家长的要求,开学时姜老师便给全班98名学生家长都打了要求补课的电话。

自9月15日开始,到事发10月24日停办,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姜老师与班主任郝老师在阜南二小附近的粮油四部租房子,组织本班20多名学生,每周二至周五下午4:40到6:50进行补课。周三周五由姜老师补数学,周二周四由郝老师补语文。

补课是否属于有偿补课的问题,调查组未查实。

当这个调查结论一公布,其公正性立即遭到了两位学生家长的质疑。

首先是调查组人员的结构问题。虽然前后成立了三个调查组,进行了三次调查,但除了最后一次有一位县政府督查室领导参加外,整个调查组没有纪委和监察局等第三方人员参与,基本上都是教育局干部关起门来自查,等于老子查儿子,无公正可言。

其次,两名孩子和学生家长,是这次事件中最重要的证人,但直到调查结束,前后成立的三个调查组,竟然没有一个人找举报人、找这两名学生家长了解过相关问题。

就学生家长的质疑,朱亮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对这两名学生,调查组没有进行正面接触,主要是出于人道,怕她们再一次受到伤害,影响她们的正常生活和学习。至于两位学生家长,我个人当面和电话中,曾就此事和他们有过多次交流。”

朱亮认为,他们没有任何袒护姜老师的意思,但她不承认收费补课,学生家长手里又没有具体证据,调查组也没有办法。

说到证据,周家亮说,在阜南县城的大街小巷随便拉住一个学生家长问问,哪个不知道这些老师都是先上课,等学期结束时再交补课费。这样即使教育局检查时发现了,也是“无偿补课”。

“不可能不收费。这个老师要不傻,要不就是活雷锋。否则,她有必要自己花钱在外租房子开这个补课班吗?我们是不是要评她为劳模,供全社会学习?”

阜南县一位主要领导也认为无偿补课的结论“滑稽”。

密切关注此事的网友,甚至给教育局领导设计了这样的台词:“老师补课是无偿的,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123下一页

最新评论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5 00:19 , Processed in 0.162659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