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网 珠海人的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彩票发行被指从公益滑向赌博 蓄意宣传中奖故事

2011-12-7 09:07| 发布者: 香山拍客| 查看: 805| 评论: 0|来自: 腾讯新闻

                      

彩民买彩票中千万元大奖的消息夺人眼球。但中奖者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一切信息被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而众多彩民中大奖的故事是彩票管理机构的一种宣传方式,切中的正是普通百姓的赌博心理

买彩票中大奖的人不是当地彩民。

江苏省某县一个有着10年买彩票经历的彩民获得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该县三家出过大奖的彩票店老板均告诉他同样的内容。

中大奖者的神秘让这位彩民最终放弃坚持了10年的“爱好”,转而开始调查研究彩票现象,他发现,彩票发行体制没有有效的监督,发行过程不透明,偏离了公益的目标。

“这让我怎么相信大奖得主不是被安排过、被控制了的呢”?这位彩民说。

这些质疑指向江苏省彩票管理中心:彩票的玩法层出不穷,但规则不透明,彩票的“赌”性得到放纵,有越来越偏离“公益”本质的倾向。

彩民中奖原是宣传方式

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表示:宣传中奖故事,是彩票管理条例的规定

“常州彩民擒获大乐透1027万元大奖。”

“淮安彩民中得顶呱刮‘超级赢家’100万元。”

“近期竞彩大奖不断,专家解析中奖背后的玄机。”

在江苏省常州市街头,随手翻开当地报纸,在“玩赚竞彩”版面看到均是这样的消息。

其中,彩民中大奖的消息被反复提起。一个下岗职工回家途中花两元钱就中了500万元的大奖,去领奖的时候表示:“彩票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还会继续买。”

“类似的故事让人们觉得好像500万元离自己并不遥远。”江苏一位退休干部张容(化名)甚至一度把买彩票当成退休后的唯一业余爱好。自觉得彩票存在问题后,他不再买彩票,而把注意力转向对彩票制度的研究。

当地彩民所不知道的是,这些消息是江苏省彩票管理机构的一种宣传方式。

江苏本地一家畅销晚报的运营主管陈闯(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所在的媒体与江苏省体彩和福彩管理中心的合作已经十多年了。有关彩票的内容一般是由彩票管理中心准备好的。

近年来,江苏省彩票管理中心在宣传上的投入还在呈现逐年递增的状态。

“尤其是近年推出的新彩种多,也为宣传提供了很好的借口。”陈闯说。

然而,记者在这个连续5年体彩销售均名列全国第一的省份,却碰到众多买彩成瘾、甚至倾家荡产的彩民(详见2011年12月1日《法治周末》第七版《疯狂的彩票》)。

对于这种强烈的反差,12月5日,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给《法治周末》记者的回复是:买彩票的人都是成年人,而且是自愿购买。从整体上说,彩民倾家荡产这种现象只是个案。

蔡泳进一步解释说,平时他们也会对彩票销售人员进行培训,培训内容之一就是引导彩民理性购彩。

但记者在走访的几十家彩票店里,并没有看到销售人员进行过理性购彩引导,相反,诱导购买倒是经常现象。

蔡泳还表示:宣传中奖故事,是彩票管理条例的规定。

大奖得主被神秘笼罩

有彩民甚至怀疑,彩票管理机构完全可以利用中奖人员不愿公开自己身份的心理,派相关人员到各地购买中奖号码

在常州市,有彩民擒获大乐透1027万元大奖的消息颇令人激动,售出大奖的“幸运彩票店”也被津津乐道。

常州市体彩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彩票店在常州市西夏壁镇。

“我们已经去过了,是当地彩民中奖。”这位工作人员说。

记者想进一步打听这位大奖得主的消息。这位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还没领奖,买彩票的时候也不用身份登记,我们怎么知道他是谁。况且,我们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

从位于市区的体彩管理中心出发,记者驱车40多分钟赶到大奖得主诞生地———常州市西夏壁镇,找到了这家“披红挂彩”的彩票店。

彩票店店主对操普通话的记者一开始便显示出了高度的警惕:“你是记者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镇上的一个彩民告诉记者,大奖得主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没有结婚。

彩票店店主也向记者提供了类似的信息:“三十多岁,经常买彩票,老彩民。原来一天只买几张,但是那天投入比往常要多,而且有复式投注。”

“体彩中心的人来过了?”记者问。

“这几天都来了三次了。”店主回答。

“都做什么?”

“拍照。”

“还有呢?”

“不能告诉你太多。”

但对于更加具体的信息,没有人能向记者提供,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一切信息被笼罩上一层神秘面纱。

镇上另外一家彩票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所有这些信息都是出大奖的彩票店的人提供的,没人知道更多消息。

我国相关彩票法规规定:对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予以保密。

有彩民甚至怀疑,彩票管理机构如果舞弊,完全可以利用中奖人员不愿公开自己身份的心理,派相关人员到各地购买中奖号码。

“得大奖的是绝对的少数,而这些钱来自于全部彩民的贡献。为什么为了保护少数,而让其他彩民觉得不透明?”退休干部张容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美国,人们会根据信息自由法要求彩票公司公布中奖人的姓名、照片和地址,以行使公民的知情权。

美国立法者认为,彩金收入并非个人劳动或经营所得,而是直接来自于广大购买彩票的社会公众。公众自然应该拥有知情权,尤其是大奖的归属,中奖者的所谓“隐私权”并不能构成剥夺公众知情权的理由。

对于如何平衡保护极少数人的隐私权和大多数人的知情权之间的关系,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的回答是:保护中奖者个人信息的依据是国家的相关规定。

电视开奖节目并非直播

目前并没有限制彩民每人每天可以购买多少张单张彩票的规定,这种限制等于没限制

央视《新闻1+1》栏目曾作过一期《别让彩票成“迷彩”》的节目,北京大学中国公益事业彩票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说:“我们目前采用的还是录播的方式,还没有到直播。”

由此引发公众的质疑声一直没有停息过。

其间,福彩双色球2004009期开奖节目,更是出现电视播放的开奖大画面与小画面显示的中奖号码不一致的情况,后被彩民发现,舆论哗然。

当时,福彩中心负责人解释说,这是负责摄像的工作人员根据开出的六个号码,重新设计了画中画的特写镜头。

但网民质疑说:“第四个球出来的时候,明明跟第三个球撞了一下回弹开了。两个球明明离开了一定的距离!特写镜头里的两个球却是贴住的。”

另外,福彩和体彩在全国发行的双色球、七乐彩、大乐透、七星彩等彩种,销售截止时间与开奖时间都有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间隔。

七位数是江苏省内颇受彩民欢迎的一种玩法,头等大奖500万元之巨。由于是省内发行的彩票,所以整个开奖过程由省体彩中心负责。

江苏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主任助理蔡泳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江苏省内发行的“七位数”,江苏省教育电视台的开奖节目不是直播,而是录播。

对于为什么播放的是事先录好的开奖结果而不是现场直播的质疑,蔡泳说:主要是因为开奖的时候,正好是黄金时间,电视台没有时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西班牙和日本等国家的彩票开奖地点就在国家电视台或者知名电视台的演播厅内,而开奖节目也往往是收视率最高的,观众甚至可以直接买票进现场观看。

“为什么要存在这个时间差?彩票中心说,是为了统计数据。为什么要统计完数据之后才摇奖?摇奖的号码是不是被控制的?以现在的技术,控制摇奖号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巨大利益面前,自卖自摇奖,开奖过程又不透明,这样的彩票制度受到质疑很正常。”张容说。

对此质疑,江苏省体彩中心的解释是,开奖现场有公证员、电视台工作人员和一些彩民,还要当场验证机器,不可能有假。

一位彩民对记者说:“那些到场参与观看的彩民都要得到体彩中心的邀请才行。另外,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肉眼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相。”

除了开奖方式缺少有效的监督和透明的制度以外,销售方式也受到了质疑。

“穷人赌上身家性命买彩票,这还是‘公益’吗?”一位彩民说。

为了提高收益,国内彩民倍投的情况相当普遍。一单下去,可以花掉几万元。

记者在江苏听到过很多彩民一天买彩用掉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故事。

江苏省体彩中心培训部部长王振琴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说,可以倍投并不意味着投注限额没有限制。单张彩票投入倍数不能超过99倍,数额不能超过两万元。

张容认为,单张彩票两万元这也是个不小的数目,而且,目前并没有限制彩民每人每天可以购买多少张单张彩票的规定,这种限制等于没限制。

“如果就是为了公益,应该降低其‘赌’性,控制彩票投入。任由穷人为了赌命运,买彩票倾家荡产,彩票就完全变了味道。真有钱的,如果真想为公益一次性投入巨款,可以有很多途径,比如捐赠。不能为了收集公益金,而利用普通百姓的赌博心理。”张容说。

彩票应减少赌博色彩

即开型彩票,赌性越来越凸显,深陷其中的人甚至不知道他们买彩票是为了公益,只是沉迷在中大奖的幻想中

10月12日,江苏省体彩管理中心在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江苏体彩到10月9日的年销量已经达到100.01亿元。

仅江苏省沭阳县就有体彩销售网点217个,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8783万元,截至2011年10月2日,销售额便破亿元。

截至11月16日,江苏省福利彩票今年的销量也历史性地突破100亿元大关。

“年底双双破120亿元的销量几乎没什么悬念。”南京一家报纸的体育部主管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而据国家体彩中心的数据显示,全国体育彩票的年度销量在2011年11月18日又创新纪录,达801.97亿元,年度销量首破800亿元大关,比去年同期增加205.54亿元。

“‘11选5’厉害!”前述南京一家报纸的体育部主管说。他认为,江苏省的彩票销量能有如此的业绩与彩票玩法的不断推陈出新密切相关,而全国彩票销量的上升与不断推出的彩种密切相关。

“11选5”是由江苏省体彩中心负责发行的彩种,7月22日正式发行。这种玩法十分钟开奖一次,对投注额上限没有限制。

由于其玩法众多和高中奖率,“11选5”在江苏得到彩民热烈追捧。

江苏省体彩中心培训部部长王振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种新玩法受到欢迎很正常,日后会慢慢降温。

蔡泳也说,新玩法的出现迎合了市场的需求,所谓市场就是彩民是否喜欢。

“在保证彩票的公益性和保证彩票的销售收入上,我觉得应该永远把前者放在第一位。”张容说。

但张容认为,体彩的“11选5”和福彩的“快乐3”这样的所谓即开型彩票,赌性越来越凸显,深陷其中的人甚至不知道他们买彩票是为了公益,只是沉迷在中大奖的幻想中。

“这无异于在增加社会灾难。”张容认为

最新评论

关于网站|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香山网 ( 粤B2-20120610 粤ICP备08010189号-1  

粤公网安备 44040202000013号

GMT+8, 2016-12-11 04:28 , Processed in 0.21244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返回顶部